韩国体制下两极分化的不公社会,寄生于利益生

 新闻资讯     |      2020-01-10 16:04

多方面阐述社会,讽刺封建的《寄生虫》:朴素的设定,通俗的故事,猜不到的反转,精妙的节奏,讽刺的人物对立,深刻的社会关怀。

《寄生虫》是由奉俊昊执导,宋康昊、李善均、赵茹珍、崔宇植、朴素丹上海翻译等主演的剧情片,影片讲述住在廉价的半地下室出租房里的一家四口,原本全都是无业游民。在长子基宇隐瞒真实学历,去一户住着豪宅的富有家庭担任家教后,一家人的生活渐渐起了变化,开始了“寄生”生活。

北京时间2020年1月6日上午(美国1月5日晚),电影《寄生虫》获得第77届金球奖最佳外语片奖,导演奉俊昊上台领奖。

《寄生虫》讲述的是生活在地下的一家四口为了生存而到富人家庭“寄生”的一个故事。电影《寄生虫》的人设为影片提供了大量的矛盾冲突,让原本非常现实的自私自利行为变得更加人性化,让原本只是欺骗的故事局变得更具有黑暗讽刺的韵味,赋予影片更有趣的元素定位。影片的中涉及的主要人物有两个极端性的代表,从社会地位上划分,为富贵和贫穷,从道德层面上划分,为善良和自私。

富贵善良的的代表是朴社长一家,而贫穷自私的代表是基泽一家,从生活环境到文化涵养,这两个家族都形成了明显的对比,通过这两个家庭也能解读到韩国存在的封建家庭观念(及父权制家庭)和两极分化的经济标准,正是因为这种强烈的差距对比,才形成了所谓的寄生关系,其次便是寄生关系下的互利关系,在一定层面上,我们也能看得到两个家庭的互利,但是这种互利就像这极端的分化一样,是不公平的,其利益大小是基泽家庭大于朴社长家庭,而这种片面的不公平,让寄生关系加剧,刺激了影片情绪的增长。

除了两个家庭之外,其中还穿插着保姆的寄生利益,她的存在,无非是为了扭转平淡的寄生关系,让打着雇佣关系的寄生关系暴露出来,激化人的利益底线,从而形成互相残杀的局面,从而升华影片所讽刺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但是换个角度而言,如果忽略到主要的寄生关系,更能窥探到人性的善良,人世间所谓的“坏”,无非是在生活压榨下的走投无路,而这些所谓的寄生虫,都是因为在正常的生活中很难生存,为了片面的享受选择了寄生,保姆为了老公迫不得已,老公为了保姆杀人复仇,这是夫妻之间的亲情,而基泽家庭则是,互相的串通与欺骗,为的是家庭能够生活转变,从阴暗潮湿,走向正大光明,一起都源于情,始于生活,错于利益。

欲以荒诞却又丰富现实的故事来接近社会现实主义风格,从而让虚拟的故事情节来深刻的讽刺韩国社会存在的问题。《寄生虫》的主线便是生物学上的寄生关系,而这种寄生关系恰恰符合影片中所出现的情节,阴暗潮湿的环境中生存的基泽家庭,便是寄生虫,而物质丰富的朴社长家庭则是寄生体,出于人性的自私和贪婪心理,基泽家庭选择了“寄生”求存,这整个“搬家”计划,既缜密又具有娱乐性,缜密是因为让人不起眼的小家庭通上海翻译公司过一系列的伪装手段成功进入富人家庭里,并且获得极高的信任和丰厚的报酬,娱乐性则是这个过程中所存在的荒诞行为,基宇多次重考失败、基宇与多慧的恋情、基婷恶搞尹正司机等,而最大的荒诞是不起眼的一家,现学现卖,用短时间偷来的知识,换来朴家人的信任,这离奇的荒诞中充斥着无知朴社长妻子的无知。

影片的现实意义具有很强的呼吁性,影片以最客观的角度去描写韩国社会所存在的不尚风气,当然这也不单单是韩国社会的问题,更有人的问题,人构成社会,社会影响人,《寄生虫》所展现的是社会地位、抱负心理、物质主义和父权制家庭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问题,而导演奉俊昊更是清晰的展现出这些现象的矛盾源,在避免极端善恶的所存在的道德捆绑下,用含蓄的镜头语言及逻辑思维,呈现的是更接近现实,震撼人心的“寄生关系”。

然而,这个故事的主题不仅仅局限于韩国。它们是全球资本主义的故事,而美国唯物主义(和帝国主义;注意“印第安人”)的幽灵在影片中隐约可见。精英统治使我们大家都吃人。做梦是很好的,有时候那些计划和奋斗得足够好的做梦者确实可以从地下室爬到阳光下,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结局是多么美好。但这部电影也清楚地表明,有时所有的计划和梦想可能只是一时兴起和幻想。更多的时候,我们的白日梦似乎满足于只给我们一点污水的味道。

山顶上阳光明媚的希望成为激烈竞争、背信弃义、欺骗和冷酷无情的理由。你爬上弯曲的梯子,直到爬到笔直的梯子上,然后,也许当你终于感到安全时,你就有能力变得善良、自信和慷慨。“有钱的时候很容易变得和善,”这部电影中的母亲(张惠珍)曾这样评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