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扶贫干部用生命书写红土地新时代答卷

 新闻资讯     |      2020-01-07 14:10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征途,在脱贫攻坚事业的战场,也有一个英雄群体,值得为他们唱响赞歌!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站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战略高度,把脱贫攻坚摆到治国理政突出位置,作出一系列新决策新部署,推动中国减贫事业取得巨大成就。

在江西这片红土地上,一场前所未有的脱贫攻坚战,以磅礴之势轰轰烈烈地打响。2017年2月,井冈山市在全国率先脱贫摘帽。全省1.22万名驻村第一书记尽锐出战、冲锋在前,3.97万名驻村工作队员不屈不挠、顽强拼搏,用汗水、鲜血乃至生命,书写了中国减贫事业的江西篇章。

他们之中,有39人永远倒在了这个战场上,用赤诚的初心、忘我的情怀、不懈的奋斗,谱写了一曲新时代的英雄赞歌!

清清修河水,日夜向东流。修河的儿女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心中的英雄,28岁生命定格在修河中的热血青年——修水县杭口镇茅坪村扶贫专干程扶摇。

2017年6月23日,从早到晚,程扶摇都在忙着下村走访,核对精准扶贫信息,还参加了一个扶贫工作会议。

当日19时许,程扶摇的好朋友刘清给他打了个电话:“兄弟,好久没见,晚上聚一下吧?”

程扶摇不假思索地拒绝了:“没时间聚啊,手头有很多扶贫资料没有整理完,晚上要加班。”

当日23时许,加完班的程扶摇驾车回到县城家中,继续完善资料。次日凌晨1时许,还在挑灯夜战的程扶摇接到杭口镇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发山洪了,赶快回来,疏散群众!”程扶摇立即冒着暴雨,开车赶回镇里。

一小时后,程扶摇与杭口镇党委书记匡美建、副镇长邓旭一行乘车赶往双井村。途中,山洪呼啸卷来,瞬间把他们连人带车吞没。

哗哗修河水,日夜在歌唱。人们用心中最美的歌,赞颂一对“90后”扶贫夫妇——樊贞子、吴应谱。

2018年12月16日,星期日。樊贞子前往距县城近3小时车程的修水县大椿乡船舱村,走访她挂点帮扶的贫困户。

山高路远,吴应谱心疼已有两个月身孕的妻子,开车送她下乡。16时许,在返程途中,车子失控坠河。她,23岁;他,28岁。两个年轻的生命在扶贫路上陨落。

“努力成长,长成参天大树!”在扶贫工作日记本扉页,樊贞子留下这样一句话。然而,这棵青春之树,在最葱茏挺秀的季节,突然凋零。

农村富不富,关键看支部。村干部是离贫困群众最近的人,他们每天行走在最艰险的道路上,在贫困堡垒的攻坚之地,向山而立,知难而行。

2018年9月,47岁的缪连英当选乐安县湖溪乡东堆村党支部书记。为确保脱贫路上“不漏一户,不落一人”,过去连自行车都不会骑的缪连英,逼着自己学会了骑电动车。短短5个月,这辆电动车就跑了5000多公里。

“低保评议怎么样了?”“中转房规划进展如何?”2019年5月,缪连英被诊断出胃癌晚期。住院期间,她一刻也不忘使命,不时用手机调度扶贫工作。

2018年5月18日早晨,鄱阳县珠湖乡丰塘村文书李保春正要出门,突然感觉有些眩晕。儿子李文皓关切地询问:“爸,要不要陪你去医院?”“不行啊,村里的光伏电站选在学校后面,不安全,要另选地方。”

顶着35℃的高温,李保春出门了。11时30分左右,再也支撑不住的他告诉村支书李鑫保:“我很难受,回家吃点药。”骑电动车回到家,药还没送到嘴边,他就晕了过去。家人立即将他送到乡卫生院。尽管医生全力抢救,这位在村里任劳任怨27年的“老黄牛”,还是永远地倒下了,至死都没有离开他倾情的岗位。

2019年9月29日晚,赣南医学院驻会昌县小密乡罗田村扶贫工作队员肖新泉走访农户时,不慎从楼上坠落,经抢救无效不幸辞世,年仅31岁。

半个月前,他和妻子刚领取结婚证。9月28日晚,妻子对他说:“新泉,10月2日我们就要举办婚礼了,这几天你向单位请假准备一下婚事吧。”肖新泉想了又想,第二天一早,还是决定返回罗田村,为村里第六批参加赣南医学院组织的康复治疗的贫困户做行前准备。

一样的事业、一样的战场、一样的奉献!我省各地扶贫英雄以生命担使命,以热血铸忠魂——

2018年4月11日凌晨,54岁的省侨联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省侨联驻余干县洪家咀乡双港村扶贫工作队队长曹建彭突发疾病,永远地离开了工作岗位;

2019年1月4日晚,都昌县运管局驻都昌镇南山村扶贫干部王建文在走访贫困户途中,意外摔成重伤,不幸离世;

2019年6月12日,靖安县农业农村局驻仁首镇大团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周文生,因积劳成疾,倒在了办公室;

2019年7月14日晚,余干县文广新局驻九龙镇瓜畲村的“80后”第一书记万学贤突发疾病去世;

一张张坚毅的面孔、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崇山峻岭,定格在田间地头,定格在贫困户心中!

用脚步丈量土地,用实干书写担当,用真情拉近距离,扶贫干部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用炽热的真情带领贫困群众一起实现脱贫梦想。一批批贫困群众搬出深山,住进新房,有了产业,摘掉穷帽。

“他帮我家办起了豆腐坊,养起了土鸡。我跟他说过,要杀一只最肥的鸡给他吃,可现在,我的鸡养得再肥,他也吃不到了。”80岁的陈利华老人,一想起程扶摇帮助自己的点滴往事,就禁不住老泪纵横。

汽车喘着粗气,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中艰难爬行。从乡政府到船舱村,20公里的路程,行驶了50分钟。这里,就是樊贞子生前挂点的贫困村。

3只土鸡,495元。樊贞子给了游爷爷500元,游爷爷要找她5元,樊贞子笑着把钱塞回他手中。

离开时,樊贞子拉着游爷爷的手不停叮嘱:“游爷爷,天气变冷了,要多穿衣服,不要感冒啊。”

“贫困户家养土鸡,不吃饲料,纯土鸡,每斤35元,一只4.5斤左右,味道鲜美,可送货上门,有需要的联系我。”樊贞子微信朋友圈信息,永远定格在2018年11月18日11时11分。

依然是山道弯弯,依然是高路入云端。复原乡和大椿乡都位于修水西端,这乡到那乡,开车要4小时。这对结婚才一个多月的年轻夫妇,两地扶贫,相互守望。

2018年1月,吴应谱到复原乡雅洋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的头一个晚上,就自带铺盖,住在他结对的贫困户古和林家。当晚,古和林悄悄杀了一只老母鸡招待吴应谱。“我这个穷家,还有干部来住,我很感动!有这样的好干部,还愁脱不了贫吗?”

“鄱阳湖上都昌县,灯火楼台一万家。”900多年前,苏轼途经都昌时写下的诗句,描绘了一幅万家团聚的温馨画卷。但今天,倒在扶贫一线的王建文,再也无法陪伴他的白发亲娘。

驻村前,王建文一有空就陪年近九旬的老母亲吃饭、聊天。驻村后,陪伴母亲的时间就少了。

王建武替弟弟解释:“建文在扶贫,现在是关键时期,等忙过这一阵,他就会天天来的。”

“2017年12月26日,星期二,晴。一、上户宣传扶贫政策;二、上户了解贫困户医疗费报销情况;三、上户了解教育补助情况;四、上户宣传扶贫政策;五、晚上10时40分接到通知,做好迎接全市第三方评估检查工作。”

这是抚州长运公司工会副主席、南丰县太源乡寨俚村驻村第一书记胡学发生前最后一篇民情日记。

10天后的2018年1月5日晚,胡学发在办公室埋头整理材料。村副主任聂金贵见他脸色苍白,几次劝他回去休息,胡学发总是说:“马上就好。”

“如果那天坚持让他去做个检查,也许就不会出事。”虽然丈夫逝去快两年了,但胡学发的妻子彭桂萍仍然难以释怀。

2018年1月3日,胡学发到市区参加迎检动员大会,觉得胸口闷痛。彭桂萍劝他请假去医院做个检查。胡学发说:“下次吧,这节骨眼上,我怎能离开?”第二天,他就返回寨俚村,投身扶贫工作。

2014年,胡学发曾因高血压引发过心肌梗死。当初,他去当寨俚村驻村第一书记时,妻子怎么也不同意。

“我是农村出来的,农村的情况我比别人更了解,还是我去合适。你放心,我会注意身体的。”在丈夫的一再保证下,彭桂萍最终被说服。

然而,胡学发没有信守对妻子的诺言。那本厚厚的民情日记,一字字、一句句,都是胡学发奔波忙碌的身影。

山一程,水一程,心向扶贫路上行。端起粗瓷碗吃农家饭,坐在板凳上聊农家事,挽起袖子干农家活……扶贫干部在广袤的农村扎下深根,洒下真情,播下希望的种子。

4年前的一个夜晚,茅坪村的王金华看着家徒四壁的土坯房,几杯谷酒下肚,愁云涌上心头——父亲残疾,母亲生病,自己年近不惑还是光棍一条,这日子,怎么过?

村里给王金华安排了森林防火员公益岗位,每年有1万元收入;介绍他到村里的洋沃度假小镇务工,每天工资150元;他还种了5亩水稻。以前,父母的医药费每年要花2万多元,通过享受健康扶贫政策,现在每年只需自付1000元左右。

2017年,王金华家脱贫。如今,他住进了茅坪村的异地安置保障房,娶了老婆,生了孩子,日子越过越红火,致富奔小康的劲头也越来越足。

在赣南红土地,罗田村的赖十月,把自家产业搞得红红火火。赖十月是肖新泉生前的结对户,在肖新泉的帮助下,他2018年出栏了200头猪,收获了500公斤蜂蜜,2019年又种植了10亩脐橙。他家从过去一贫如洗的贫困户,转眼变成了富裕户。

在赖十月的手机里,还保存着肖新泉帮他卖蜂蜜的微信朋友圈信息截图。“每次看到这些照片,我就很难过。肖老师和我们很亲,总是帮我们干农活,出主意,连我家的狗看到他都趴到他身上,亲热得不得了。如果不是他,我哪有今天的样子!”

“以前,很多人宁可在家打麻将,也不愿出来做事。万学贤生前挨家挨户做工作,鼓励贫困户通过自己的双手勤劳致富。现在,全镇有200多人进入扶贫车间务工。”

万学贤倒下后,他的同事舒干山接任了瓜畲村驻村第一书记。谈到万学贤,他有些伤感,而眼前的变化,又让他十分欣慰。

曹建彭担任省侨联驻双港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后,经过深入调研,结合村民意愿,为双港村确立了种植余干辣椒、发展特色农业的思路。

如今,曹建彭生前呕心沥血发展起来的40亩扶贫辣椒产业基地,已经产生经济效益。“全村53户贫困户,通过在辣椒产业基地务工、分红,每年每户可增收6000多元。”望着绿油油的辣椒苗,现任驻双港村扶贫工作队队长蔡峻感慨万千。

在吉水县盘谷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扶贫车间里,60岁的曾冬秋正在打扫卫生。她在这里工作,每天有80元收入。该公司从农民手中流转土地6000亩,采取“公司+合作社+基地+贫困户”的模式,从事稻—虾—蟹种植养殖,惠及489户贫困户。

杭口镇致富带头人范天洋,从村民手中流转土地240亩,创办集餐饮、住宿、水果种植等于一体的洋沃度假小镇,吸纳包括王金华在内的20多户贫困户务工,每年户均增收1万元。

像范天洋这样的贫困村创业致富带头人,我省已培育出近万人,带动3.2万户贫困户发展产业。

冬日的阳光暖暖地照在茅坪村安置点上,老人们坐在漂亮的安置房前,惬意地享受着暖阳。

“做梦都没想到啊,住了半辈子泥巴房,现在政府出钱给我们做房子。”包括王金华在内,24户贫困户,每户每人享受2万元异地安置建房补助。

茅坪村安置点,只是我省易地扶贫搬迁的一个缩影。目前,我省“十三五”搬迁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3.47万人全部入住安置房,并全面落实后续帮扶措施。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扶贫开发是全党全社会的共同责任,要动员和凝聚全社会力量广泛参与。”无论这块硬骨头有多硬都必须啃下,无论这场攻坚战有多难打都必须打赢。

罗田村是“十三五”省级贫困村,这里山高路远,位置极偏,资源极少,扶贫难度极大。但是,就是这样一个闭塞的山村,经过赣南医学院驻村扶贫干部的努力,2018年实现整村脱贫,贫困发生率由30.9%降到1.1%。

大椿乡是国家级贫困县修水县的贫中之贫,是脱贫攻坚的重中之重、难中之难,全乡有200多名干部奋战在脱贫攻坚第一线。如今,在樊贞子挂点的船舱村,25户以上的自然村全部通了公路,村里修建了河堤、水渠、饮水设施,安置24户贫困户。

从赣南到赣北,从偏远山区到鄱阳湖畔,每一位扶贫干部都为脱贫攻坚战场播下一颗希望的种翻译公司子,而他们播下的每一颗种子,都孕育着生机、催放了花朵、结出了硕果。

2017年特大洪灾过后,财政困难,杭口镇干部职工每人收入少了1万多元,但没有一个人有怨言:程扶摇为了扶贫,把生命都献出来了,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把工作做好呢?

“爸爸,什么时候带我去玩啊?”“周末吧。”杭口镇镇长万民福心里掠过一丝酸楚,不知对女儿的承诺何时能兑现。

天天见不到丈夫,妻子发微信称他是“三不男人”:“你不是好领导,‘剥削’下属休息时间;你不是好父亲,连孩子一个小愿望都不能满足;你不是好丈夫,对家庭总是当‘甩手掌柜’。”

万民福何曾想成为“三不男人”?只是“真的太忙了,太忙了!”看见乡村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听到老百姓发自内心对党的感恩之言,万民福说:“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心里是满满的获得感!”

“第一书记要跑遍全村每户,有时候实在太累了,觉得摔断腿反倒可以休息几天。”在瓜畲村,看着万学贤生前一手发展起来的80亩马家柚种植基地,舒干山非常欣慰,“不过,即使摔断了腿我也不会休息,真的放不下这些工作!”

“我曾是军人,‘哪里需要哪里去’是军人本色。组织上征求我意见时,我一刻都没有犹豫,就接下了任务。”肖新泉牺牲后,赣南医学院保卫科政保科长张齐斌和同事们继续坚守在罗田村。

2019年6月14日,靖安县农业农村局女干部郑立娜参加完周文生同志的追悼会后,郑重地向组织递交了驻村扶贫申请。半个月后,她将3岁的大宝和1岁的小宝交给父母照看,毅然来到周文生战斗过的大团村。“周队长的事迹深深打动了我,作为一名‘90后’,我有责任接过扶贫接力棒,争取早日让老乡们过上好日子!”

好日子正向我们走来。目前,我省剩余7个贫困县均已达到摘帽条件,全省25个贫困县将全部摘帽;剩余387个贫困村圆满退出。至此,全省305上海翻译公司8个贫困村全部退出;贫困人口从2015年底的200万人减至9.6万人,贫困发生率从5.7%降至0.27%。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程扶摇、樊贞子、吴应谱、肖新泉、李保春、胡学发……这些冲锋陷阵的英雄,就是与时间赛跑、与贫困作战的勇士。他们的牺牲与革命战争年代的牺牲一样壮烈,他们不负时代,不负人民,用生命铸就脱贫攻坚战场上的精神丰碑,激励着赣鄱儿女以更坚定的信心、更明确的思路、更精准的举措,众志成城践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不能少”“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庄严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