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警察的故事|“他心里装着四十亩滩每一个

 新闻资讯     |      2019-11-14 23:46

孙国亮在阳原县四十亩滩村扶贫近4年,以拓荒牛精神,带领乡亲们建起35个新蔬菜大棚,耕耘着65个蔬菜大棚,帮助村民精准脱贫,过上了好日子。燕赵都市报记者采访了四十亩滩村村支书杨兆秀,村民杨长成、刘仲平、许贵锋、杨兆满,听他们讲述了孙国亮扶贫的故事。

△西红柿今年丰收了,又甜又大,生着吃一口都能甜到心里。村民们说,这可是孙书记苦巴苦力地带着大伙儿干出来的。赵占南/摄

杨兆秀是四十亩滩村的村支书,听说孙国亮要来扶贫,他最初以为就是走走过场,就在旧村委会支起三张旧铁床,搭起了煤炉,等待工作队到来。没想到的是,孙国亮在这里一干就是4个年头,真正带领村民脱贫了并与村民结下了深情厚谊。

“2016年年底结算时,我想先把孙书记垫的钱还上一部分。他说,‘先给大伙儿发了吧。辛苦一年看不到钱,大伙儿咋信任咱们?’腊月廿八,村里响起鞭炮声,村民们领到薪金和红金。几个老人攥着他的手,连说‘孙书记,好人啊!’‘孙书记,贵人啊!’……我当时就站在一旁,看得眼泪打转儿。2017年,到了腊月廿九孙书记才回家。但是他出村不久就给我打来电话:‘兆秀,我看你过年没买新衣服。我把我的新棉袄给你留在住处了,口袋里有三千块钱。你辛苦一年也没拿到工钱,怕你手头紧。这钱算我的。’说实在的,那时我媳妇正住院,家里真的没啥钱,没想到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呢。亲兄弟也不过如此吧!

“2018年初,孙书记驻村满两年了。当时,村里脱贫正在爬坡要劲儿的时候,又赶上村两委换届。他要是走了,我们怎么干?我们村干部经商量决定,过了年他要是不回来,我们就辞职。后来,这事让他知道了,狠狠地把我们‘骂’了一顿。他说,‘你们还是不相信我呀。村里还没有脱贫,我咋能把大伙带到半路上就走了?而且,即便我真的走了,你们也得接着干啊!遇见困难就辞职,你们把老百姓放哪儿了?!’他‘骂’我们的话也真‘骂’到了点子上。知道他不走了,我们心里都踏实了。记得他过完年回来那天,村里的鞭炮声比过年还响。

“去年夏天的一个中午,我到孙书记的住所找他商量工作,一进门就愣住了。他因为白天要在大棚里干活儿,晚上要整理扶贫档案、开会,累得趴在书桌上睡着了,旁边还放着一碗没吃完的方便面。他真的是太累了,我进门他都没有听见。我不忍心叫醒他,悄悄用手机拍下他睡觉的样子,在屋外一直等到他醒来。”

四十亩滩的农忙季节有多忙?看一看这幅照片,你就知道了。对发型毫不讲究的孙国亮请村民给他在大棚里剃头,为的是省下去镇上理发的时间,多卖点菜、多挣点钱。

村民杨长成讲了这么一件事:“说孙书记忙得没时间剃头,恐怕没人相信,但这确实是真的。今年夏天收西红柿时,每天早晨孙书记要开车去外村接工人,加上大棚里有一大堆事等着他干、等他拿主意,一刻也不得闲。他跟我一起干活儿聊天时,说自己已有两个多月没理发了,听说我会剃头,就让我在大棚里帮他剃。我刚开始担心剃得不好看,他却毫不在意。西红柿今年是丰收了,又甜又大,生着吃一口都能甜到心里。这可是孙书记苦巴苦力地带着我们干出来的。”

4年来,孙国亮和大棚里干活的工人朝夕相处,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每天都是孙国亮来得最早走得最晚,他每天啥时候到的大棚,村民们都不知道。

村民刘仲平说:“今年夏天,孙书记和我们一起割芹菜。七月份最忙的时候,他几乎每天到中午都饿着肚子干到下午两三点。我们几个工人的午饭是从家里带的馒头片儿,今天这个工人给他几片儿,明天那个工人给他几片儿。孙书记和我们开玩笑说,‘我成了吃百家饭的了。’他说得很轻松,可我们心里都不轻松,因为我们每天忙累是拿工钱的,他可是一分钱不拿呀,吃的苦却比我们还多。

“每天我们下班时,孙书记知道我们累,就开着三马子把我们从地的最东边儿拉到最西边儿的大路旁。我们能少走约半公里的路,坐在车上说说笑笑的,忘记了一天的辛苦,感到很温暖。他和我们一样,浑身都是泥土,完全没个城里人的模样了。等我们走后,他还要回去巡视一遍,怕有什么疏漏,还要准备第二天的活儿,都弄妥当后才回去。”

村里谁生病了,孙国亮都会去看望,还会自掏腰包送点钱过去。特困户,残疾人,精神不太好的,他心里都牵挂着。

村民许贵锋说:“2016年清明节过后,我有要紧的事出去了几天,临走给和我一起生活、精神有点问题的哥哥许贵祥留了些钱和吃的。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前脚刚走,我哥就把钥匙弄丢了。他就找到村边的店,在那里住下,一天给人家20块钱,住了一天兜里就没钱了。我哥没了法子,只能在外面冻着等我回家。那天晚上,孙书记恰巧碰到我哥蹲在墙角,问清了缘由,连忙给了我哥50块钱,让他接着在那家店里住下,并马上联系到我。我哥虽然精神不好,但一直记着寒夜中送给他50块钱的孙书记。”

四十亩滩的蔬菜大棚由合作社集体经营,孙国亮为了让村民在家门口自食其力也能多挣钱,对那些身体条件不好的老弱病残也格外照顾。

村民杨兆文说:“我今年70多岁了,老伴儿前几年遭遇车祸,现在全靠我照顾,家里日子过得非常紧。我家就守着大棚,也动过去大棚打工的念头,但琢磨老伴儿还要我照顾,我去大棚打工,也不能跟别人正常上下班,就没好意思跟孙书记张嘴。孙书记得知后,就主动找到我,让我到大棚打工,说能干几个小时就算几个小时。就这样,我边照顾老伴儿,边在大棚打工,去年一年挣了近8000块钱。”

村民杨兆满说了这样一件事。他说,他的老伴今年60多岁,患有血压高,就怕天热,本想在大棚干活儿,但受不了夏天时大棚里的高温。孙书记就安排他老伴儿在大棚外干拣装西红柿的活儿。

杨兆满说,他儿子在外面工作,不常回家,偶尔回来一次也从没见过孙书记。有一天,他儿子打电话说,自己在石家庄遇到孙书记了。原来,有一天晚上,他儿子在一家饭店门口等代驾的活儿,正好碰上孙书记和家人从饭店出来找代驾。他儿子一眼就认了出来,还问“您是不是四十亩滩的孙书记”。当时,孙书记也愣了,在石家庄咋有人这样问。他儿子说:“您在村里几年了,对我家、对我妈那么关照,虽然我们没见过面,但我对您早就有印象了,今天有缘在石家庄巧遇了。”